|
太仓网  地名故事   >正文
[ 打印 ]

大学生村官当“鸡倌” 称创业经历比啥都珍贵

发布时间: 2020-01-18 06:41:16来源:

  原标题:

“现在是冬天,草已经枯黄了,可是夏天这里的杂草有一人多高呢,草丛里传出各种虫子的叫声。”胡骏指着在枯草上到处跑动觅食的七彩山鸡说,去年7月买来第一批鸡苗,放进草丛后,没几天,草丛里再也没有虫声了,全被吃掉了。

 

 胡骏额头上的伤疤还很明显,这是前几天他跟另一位大学生村官刘文强开着电动三轮车往鸡舍送稻草时、一头栽到山坡后留下的。这位2013年8月成为南京市高淳区桠溪镇观溪村大学生村官的帅气小伙子,去年跟镇里的另外两位大学生村官一起开始养鸡。

  “怎么想起养鸡的呢?”记者问。

  “我在村里当村主任助理,除了本职工作外,还有空余时间。我想,带头创业也是大学生村官的本职工作之一,几个人一合计,凑了7万元,我出了4万元,办起了养鸡场。”

  鸡舍建在离村庄一华里的山坡上。鸡苗是去年7月从溧水区一家苗鸡公司进的,第一批进了100只鸡苗,是脱温苗种(在保温室中度过15—20天,不再需要保温,可以在自然环境中生长的鸡苗),每只20元,其中有30只是公鸡。村里有个30多岁的年轻人陈松也想养鸡,自告奋勇义务帮着照看鸡舍。开始一切都很正常,野性十足的七彩山鸡抗疾病能力很强,除了在鸡舍栖息,更喜欢在野草丛生的“运动场”上活动。

  没想到9月中旬的一个早上,陈松打电话给胡骏,说莫名其妙死了四五只公鸡,胡骏忙喊上镇畜牧站的技术员赶到养鸡场,仔细查看后发现,死鸡背上全是啄伤的痕迹,鸡场里到处是飘落的羽毛。技术员说,公鸡开始发育了,七彩山鸡野性强,为了争夺配偶,会出现残酷打斗,这些公鸡都是打斗而死的,要适当把公鸡隔离开来。

  10月下旬的一个早上,胡骏来到养鸡场,发现又有几只山鸡死了。他赶紧又打电话请来技术员,技术员看了后发现,每只死鸡的颈子上有明显咬痕,把死鸡解剖了一看,一点血都没有。“是黄鼠狼干的。”技术员说,黄鼠狼袭击家禽,专门吸禽类的血。胡骏和同伴晚上蹲守在养鸡场,果然看到有黄鼠狼从养鸡场西面的铁丝网下钻进来,原来,黄鼠狼居然在铁丝网下打了一个洞!加固了铁丝网后,胡骏听当地老乡说,养几只鹅可以防黄鼠狼,因为鹅听觉灵敏,如有黄鼠狼进来,鹅的叫声可以吓退它们。因此,开春时鸡场准备买几只苗鹅看家护院。

  为了保证山鸡吃到“野食”,胡骏和同伴找到一位养蚯蚓的朋友,要了很多蚯蚓,晒干后磨成粉,拌到鸡饲料里,山鸡的生长速度明显加快。10月,母鸡开始下蛋了。胡骏和同伴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母鸡会偷鸡蛋!他们注意到有的母鸡明明下了蛋, 可是第二天去看时,窝里的鸡蛋却不见了,倒是看到另外几只母鸡的窝里有好几个鸡蛋,母鸡心满意足地趴在鸡蛋上抱窝呢。“到现在我们都弄不清楚母鸡是怎么把鸡蛋弄到自己的窝里的。”胡骏说,是用鸡喙叼的呢,还是用爪子滚动鸡蛋的?“反正看到抱窝的母鸡母性洋溢的样子很可爱。”

  卖鸡和卖蛋成了胡骏和同伴们很快面临的难题。他们联系了溧水区晶桥镇的一家超市,把鸡蛋包装好,每箱分别为36枚和48枚,售价分别为112元和144元,没想到卖不动。后来他们才反应过来,山鸡鸡蛋属于高端农产品,小镇的消费者一般是买不起的。他们开始去企业推销,销路倒不错。到了出栏时间,他们把山鸡抱到桠溪镇慢城旅游区的大山农家乐集中区,2斤重的母鸡每只卖100元,2斤半的公鸡每只120元。游客看到羽毛这么漂亮的鸡,都很喜欢,买的人不少。到11月初,山鸡和鸡蛋全部卖完。胡骏和同伴算了一下,除了喂养成本和损耗,一共赚了2000多元。他们接着又进了500只山鸡鸡苗,不过这次进的不是脱温鸡苗,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掌握脱温技术,每只苗鸡只要4.5元。

  养过一茬鸡的胡骏俨然成了养鸡专家。他说,工厂化繁殖的苗鸡脱温时,是单独放进鸡笼的,鸡与鸡之间没有“感情”,所以公鸡长大后会打斗。他们购进的第二批苗鸡,脱温时就在一起,互相之间有“感情”。第二批苗鸡现在也进入发育阶段了,公鸡之间都很友好,没出现打斗现象。而且,从小养起的鸡“智商”比较高,会按时回到窝里,不像半大不大买来的鸡苗,比较笨,下雨了都不知道躲进鸡窝。山鸡喜欢席草而居,因此他们收集了很多稻草给鸡做窝。

  过完春节后,胡骏和同伴打算养2万羽跑山鸡。鸡场附近有一个60来亩的苗木基地,搞苗木的是本村一农民,他愿意无偿将苗木基地作为放养跑山鸡的场地,因为鸡粪可以肥田,鸡还会吃掉害虫。“养殖规模扩大后,我们想聘请村里的低保户、空巢老人看管跑山鸡。”胡骏说,至于销售渠道,肯定也要改变。眼下他们正与区商务局主持的淘宝高淳馆协商,想进驻高淳馆卖鸡蛋和冷鲜鸡。

  “赚钱不是我们的主要目的。”胡骏说,作为大学生村官,他和同伴早晚是要离开现在任职的村的,之所以养鸡,是想通过自己的实践,体验创业艰辛。如果创业成功,就可以带动村民一起参与。目前他们已经注册成立了合作社,并与一些村民达成意向性协议,开春后吸纳一批农民一起养鸡,而他和同伴则主要负责寻找销售渠道。“短短半年时间,我们学到了在学校学不到的东西,这种经历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

  通讯员 杨军 记者 朱新法



相关阅读:
南京治疗尖锐湿疣大概多少钱 http://njxb.wuhunews.cn/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08-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太仓网 版权所有
黔ICP证030609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3002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黔)字第80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2010】136号